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数字化浪潮与数字社会的文明
2020-03-18 13:19:14   来源:   评论:0 点击:

上世纪90年代以来,以互联网为代表的信息技术加速迭代更新,深度弥漫和渗透到了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引领和驱动着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新变革。
人类从农业化社会到工业化社会到商业化社会进入到信息化社会开始进入数字化社会,农业社会的基础设施是田地;工业社会的基础设施是机器;商业化社会的基础设施是公司;信息化社会的基础设施是互联网;数字化社会的基础设施是区块链;数字化社会和传统社会最大的区别就是从人决策变成数据决策,这是质的飞跃和改变,代表着人类进入新的纪元。

一、数字化的三次浪潮
 
1980 年出版的《第三次浪潮》这本书指出:人类历史上经历的三个浪潮是第一是农业,第二工业,第三个信息化,这三次是我们人类三次最大的迁移,第一次农业社会,我们是从原野里面到了农村,第二次我们是从农村到了城市,第三次我们则是我们目前正在进程中的数字化世界。
 
伴随着我们每一次的人类大迁移,都是用完全不同的思路解决了前一个浪潮无法解决的问题。比如说第一次的农业,我们解决了人类的生存问题,我们至少不再为整个人类的生存而担忧。
 
第二次浪潮我们进入了工业社会。工业解决了我们农业社会困扰了 2000 年的马尔萨斯陷阱。由于马尔萨斯陷阱的存在,我们整个农业社会基本上 GDP 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但是进入工业社会以来,马尔萨斯陷阱自然而然就不见了。
 
比如说美国,美国是世界上创新和科技都很领先的国家。其实很少人知道的是美国也是全球最大的农业出口国,它用 1% 的人口养活整个美国,同时还成为全球最大的农业出口国,它怎么做到的?中国是五千年的文明古国,农业的经验,美国肯定没有我们强,但是为什么它做的比我们好?它是用工业化做到的。
 
一个基本就在于美国已经是第三次浪潮我们觉得工业的问题谁来解决?工业的问题可能是靠信息社会来解决信息,社会会解决到什么程度,会把我们带到哪里去。
 

二、数据文明时代
 
从量数、据数、普适记录、人脸识别、以图搜车,到雾计算、城市大脑、单粒度治理、无匿名社会、量子思维……,涂子沛《数文明》一书提到,以大数据为核心元素,抽丝剥茧,深入地阐述了这个大数据时代的文明社会——一个全新的数文明时代。
 
我们的数字化社会绝对不仅仅只是用数字而已,它会成为我们社会的基石,它可能会解决我们整个工业社会没有解决的城市问题、生产制造问题,甚至是全球化的跨领域合作的问题。这些一切数文明的背后有一个隐含的逻辑。今天,所有“记录”的结果,甚至包括文字,都被统称为数据。这其中暗含的逻辑是,数据作为一个概念,它的内涵扩大了。传统意义上的数据是人类对事物进行测量的结果,是作为“量”而存在的数据,可以称为“量数”;今天的照片、视频、音频不是源于测量而是源于对周围环境的记录,是作为一种证据、根据而存在的,可以称为“据数”。
 
原子的传递和比特的传递是根本不一样的,我们信息的传递是基于信息的连接,我们的连接,左边是连接物理世界,右边是连接的数字世界。数字世界与物理世界正紧密融合,数字化将给经济社会发展带来巨大机遇。
 

 
三、数字化中国
 
腾讯研究院联合腾讯云发布的《数字中国指数报告(2019)》报告显示,中国数字化进程从消费互联网为主导,转向产业互联网主导,产业互联网已经进入发展黄金期。而数字中国指数增速呈现出明显的集群效应,京津冀、长三角、关中平原城市群增速领先,数字产业指数增速最快、聚集度高,其增幅大幅领先于其他板块,这背后的原因则在于核心城市拥有广大市场,同时掌握大量资源,可以起到带动作用。而周边城市也能有效的与中心城市形成协同和分工,形成集全发展的态势。报告还显示,云计算的技术红利加快向中西部下沉,用云量与GDP、数字经济发展呈现出强关联特征。

 

数字中国指数增长热力图 
  
腾讯总裁刘炽平认为,当前中国数字产业发展中发生着三个重要的演化。 
一是从“开放生态”演化到“生态开放”
随着数字化进程推进,泛互联网生态逐渐发展到数字生态,与实体产业、线下社会不断更紧密地结合起来。
二是从“互联网产业”演化到“产业互联网”
未来的互联网将不再是一个产业,而是所有产业的核心能力之一。产业互联网将成为各行各业进行数字化转型升级的重要载体,将会帮助中国经济从高速度向高质量转型。如果供给端到消费端的数字化连接能有效打通,那么普通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就有可能以规模化生产方式获得满足。 
三是从“数字全球化”演化到“全球数字化”
未来二十年,数字世界与物理世界将深度融合,商品与服务之间的界限会进一步模糊,全球的数字化进程将全面启动。随着全球数字化,数字技术和信息科技将成为连接全球经济的重要纽带。大量的传统产业和新兴地区,有望通过数字化升级实现跨越式发展。 

 

四、一场还没有完成的革命
 
源于互联网带来的变革和它已经展现出来的巨大的财富效应,形形色色的手机应用给了每一个人更加直观的感受,不管是电商、社交还是自媒体,几乎人类的一切行为,今天都可能、可以被记录,并被转化为数据。
 
因为智能手机的普及,数据已经无处不在,但我们大部分人对据数的理解是肤浅的,迄今为止,以据数为中心的大数据讨论主要停留在以下三个层面。
一是精准营销,即互联网广告业。是商业和社会信用,其主体是金融机构。这两种商业模式,都需要通过数据监控消费者在互联网上的一举一动,消费者个体因此成为被观察、被分析、被监测的对象,这就带出了第三个层面的问题—隐私。这两种商业模式的副作用是,我们几乎每天都能听到数据泄露的新闻,时不时还会看到因为它而导致的悲剧。
 
这就是大众眼中的大数据,前两者为商业利润而生,而隐私问题屡屡成为社会公共话题。可是,这三个层面仅仅揭开了冰山的一角,涂子沛认为大数据也绝不是就养活了几家大公司,方便了公众生活,改善了信用评级体系,让生活更美好或者多了点麻烦这么简单。
 
在商业层面,大数据还在进一步深化变革,它所催生的互联网应用仍在不断更新迭代。当大数据完全发挥出它的潜力时,其最终形态将是全自动商业,或称智能商业,商业文明将会被重塑和再造。
 
数据的商业化应用带动了大数据的兴起,但商业只是故事的一个边角,革命是社会化的,未来我们还会看到智能制造业,它所依靠的还是数据,数据引发的变化还在向社会治理和个人生活领域全面拓进,它涉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将会推动整个社会进入文明新状态,改变社会的全貌。一个新的故事正在世界范围内浮现。那些更深刻的、方向性的东西,那些数据的力量正在重塑整个社会甚至人类的天性。涂之沛称之为“数文明”。
 
今天的数据,包括了文字,还超越了文字,文字只是数据的一个子集,如果说文字是金子,那数据就是金属。
 
在光明和文明之外,数据带来了一种新的“明”。因为数据,人类历史上一些精细的、微妙的、隐性的,甚至曾经难以捕捉表述的关系和知识,在今天都可以变为显性的关系和知识,清清楚楚地为人类所用;因为数据,人类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清晰、明白、客观、精确地认知和管理自己所生活的社会;因为数据,大量的事实可以被还原再现,人类的侥幸心理得到了抑制,人性的幽暗之处得以变得光明,人类正在迈向一个更加文明、安全的时代。

 
五、区块链将在数字化时代发挥的作用
 
农业社会的生产力是牲畜,生产资料是种子。工业社会的生产力是电,生产资料是机器;商业社会的生产力是资金,生产资料是商品;互联网时代的生产力是分享,生产资料是流量;数字化时代的生产力是链接,生产资料是大数据,区块生产大数据(消费生产数据),区块链就是计算和链接。
 
传统的价格交换中是被记录在账本,才可进行价值交换,进行流通,所以记账是产生财富的基础。现实世界中,现实世界中,绝大多数事物无法被量化,可被记账的事物是极为有限的,没有办法量化的产品就无法价值化。
 
但是在区块链里,如果有这样一个载体可以通过记录、分享、追踪、计算把原来不能量化的事务数据化产生价值,例如以前的分享是口口相传,没有办法价值化;但是区块链里,所有的分享都是被记录、追踪、计算的,分享有了价值,分享成为巨大的生产力,人类的资产和价值将完全被激活,无论最终这个载体以什么方式出现,这就是这个载体的价值,这将来科技带来的社会大进步。
 

 

 
六、数字化治理
 
在国家和社会的层面之上,我们将会看到更大的变化。越来越多的个人行为在被记录,对国家而言,这意味着每一个国民个体、每一辆车甚至每一个其他物体都可以被追踪。如果懂得使用数据,那么站在官僚层级的金字塔上,我们的社会将呈现出一种现在就非常清晰而且会越来越清晰的状态,数据就是这个高清社会的纹理。清晰性是有效治理的前提。
 
今天,我们进入一个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时代。以互联网为代表的网络信息技术,既是社会治理的难得机遇,也是最大变量。一方面,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和应用的快速发展,有助于创新社会治理方法手段,优化社会治理模式,推进社会治理的科学化、精细化、高效化,助力社会治理现代化;另一方面,也为社会治理带来了全新挑战。
 
在互联网时代、大数据时代,无算法不网络。大数据和算法技术,控制着互联网内容的生产、供给、消费和流转。从经济层面看,算法技术改变了传统的商业和市场竞争模式,影响了市场主体的自然选择行为。拥有算法技术的平台和企业聚合了行业资源,对传统监管模式构成了一定的挑战。从社会层面看,数据和算法权力深刻影响和改变着社会治理的权力结构和运行机制。数据是算法的基础;算法是数据的应用,是数据的价值体现。数据和算法背后,既有技术的比拼,也有资本的考量,更是权力的博弈。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6G概念及愿景白皮书2020
下一篇:人工智能、大数据将帮助解决当今的安全管理难题